当前位置:朝成夕毁资讯男子寻回被拐儿子后又送回养父家 苦苦寻子十年换来一句 “你害我没家了”
男子寻回被拐儿子后又送回养父家 苦苦寻子十年换来一句 “你害我没家了”
2022-05-14

原标题:男子寻回被拐儿子后又送回养父家 苦苦寻子十年换来一句 “你害我没家了”这几天,电影《亲爱的》原型人物孙海洋成功找回被拐 14 年儿子的新闻,让很多寻子父母看到了希望。在四川武胜县城的一家小酒铺里,42 岁的桂宏正滑动手机浏览着孙海洋一家跟儿子团聚的新闻,他打心底里替孙海洋感到高兴。  桂宏正认识孙海洋,两人曾一起参加过寻亲活动,当时都随身带着儿子幼时的照片。他比孙海洋早两年找回儿子,但对他而言,找回被拐十年的儿子之后,结局并没有像 " 一家人终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" 这样的逻辑演绎下去 ……  2009 年 6 月,桂宏正还差 50 天满 3 岁的儿子小桂在四川武胜县城被人贩子拐走。2019 年,经过漫长的十年寻子,桂宏正找到了儿子,并赴广东一小镇将他接回家。  之后的日子里,桂宏正一家试图让儿子重新融入他们的家庭生活,但短暂的两个月里,他们发现,儿子不愿意交流,成天待在房间里玩手机,后来逐渐不怎么吃饭,还冲父亲发脾气,最后还将桂宏正拉入了微信黑名单 ……  小桂成天闷闷不乐,家人劝桂宏正将儿子送回广东。最终,经历了内心的不甘与纠结后,桂宏正为让孩子读书与成长而妥协了,他将儿子送回了养父母家。  10 年的艰辛寻子,在决定送走儿子的那一刻,一切似乎又回到原点。  再次 " 失去 " 儿子的这两年里,由于微信被儿子拉黑,他只能打电话给儿子的养父来了解近况。他说,以前没找到儿子,每次出门都满怀期待,如今找回儿子却再次 " 失去 " 儿子,内心更多的是一种无力的失落感。桂宏正想,在儿子的意识里,或许认为自己的突然出现打破了他原本平静的生活,但 " 这件事不是我们的错啊,当年是人贩子拐走了他,我们辛辛苦苦找了他这么多年。"  如今,面对再次 " 失去 " 的儿子,他一直想靠近,又害怕给他带去伤害 ……

↑ 桂宏正此前参加的一次寻亲活动  ①寻子十年  终于找到被拐儿子  父母抱着他大哭,儿子却沉默不语  " 毕竟分开 10 年了,没有什么感情。" ——民警说 , 第一次见面,小桂大多数时候都沉默着  前几天,桂宏正在手机上看新闻,得知孙海洋找回了被拐 14 年的儿子。  他激动地滑动着手机屏幕,一遍遍浏览孙海洋一家跟儿子团聚的新闻报道,他替孙海洋感到高兴。早年,他曾和孙海洋一起参加过寻亲活动。只是,桂宏正的 " 幸福 " 来得要早一些,他在 2019 年就成功找回了被拐的儿子小桂。  桂宏正是湖北人,20 多年前在四川广安武胜县城一农贸市场内经营一家小酒铺,自产自销。小桂是他的第二个儿子,2006 年农历 6 月 12 日出生,小桂被拐那天刚好是 2009 年公历 6 月 12 日,差 50 天满 3 岁。  那是一个普通的下午,桂宏正在酒铺门口洗锅,妻子出门去接上幼儿园的大儿子回家,小桂就在酒铺门口附近天桥下跟一群孩子玩耍。大约下午 5 点,妻子李细克接大儿子回来还在路口见过小桂,她回到酒铺后给顾客装酒," 也就十来分钟,担心小桂着凉,她在家里找了一件衣服出去找小桂,但再也没找到 ……"。  小桂被拐后,小学毕业的桂宏正买了一台电脑,从打字学起,学会了进寻子 QQ 群聊天、到论坛发帖,辗转全国各地参加寻亲活动。十年里,桂宏正每一次满怀期望地出门,总是一次次落空,但他从未放弃," 万一找到了,我可以问心无愧地告诉孩子,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找他 "。  功夫不负有心人,10 年后,桂宏正一家终于找到小儿子小桂。  2019 年 4 月 12 日,桂宏正和妻子在警方的陪同下,前往广东某小镇,那里是小桂被拐之后生活了十年的 " 家 "。  当时,从酒店去小桂养父母家的路上,开始下雨,到达时已是傍晚时分。等到小桂放学回家,桂宏正夫妇看到眼前这个小男孩高高瘦廋的,已是一名小学六年级的学生,这跟他们记忆中的小桂完全不一样。  夫妻俩冲过去抱着他大哭,整个过程中,这位已不叫 " 小桂 " 的男孩,始终面无表情,没有说话 ……

↑ 儿子找回两年了,桂宏正手机里仍保存着当年寻找儿子的海报  " 毕竟分开 10 年了,没有什么感情。" 一位陪同的民警后来告诉红星新闻,第一次见面,小桂大多数时候都沉默着,对于当时 13 岁的他来说,接受当年被拐的事实和突然出现的亲生父母,还需要一定的时间。  第一次见面,桂宏正虽然察觉到儿子跟自己的生疏感,但他觉得这比较正常,况且儿子对他并没有表现出反感。他当时想添加儿子微信,儿子主动帮他连 WiFi,然后添加他为微信好友。  桂宏正当时打算带小桂回家,但是小桂的养父母不让,陪同的人也劝说他应该给小桂一些时间,他还在当地上学。想到儿子快要小学毕业,不能耽误学习,桂宏正放弃了立即带走儿子的想法,将接他回家的时间推迟到期末考试结束之后。  第二天,大家本来定好一起离开,为了多陪孩子一天,桂宏正和妻子悄悄退了票,又去了儿子的养父母家。他们想带儿子出去买一身新衣服,儿子没答应;他们想儿子跟他们去酒店住一晚,儿子也拒绝了 ……  " 有点陌生。" 桂宏正说。他错过了小桂成长道路里最重要的十年,他对儿子的印象仍停留在儿子 3 岁以前,那时候的小桂听话、性格开朗,和他们关系亲密,喜欢跟农贸市场里的一群孩子疯玩 ……  ② " 回家 " 之后  相处没能重建感情  他从不叫爸爸妈妈," 只笑过两次 "  家人尝试各种办法希望和这个失散十年的儿子重建感情,但都失败了。小桂从不叫 " 爸爸、妈妈 ",只见他笑过两次  回到四川后,桂宏正经常给儿子发微信消息,但儿子很少回复他。那一年的五一节,他给儿子发红包,儿子没领,他在微信上跟儿子说:" 只要你能明白,我们是爱你的。" 几分钟后,儿子回复:" 哦 "。  " 你小时候很听我们的话。你生下来没多久,人发黄,爸爸妈妈带你到医院住了一星期的院,后来慢慢长大了,(儿子)叫你妈妈叫酒妹,我们门前有个卖香蕉的老头,你就叫香蕉爷爷 …… 那时你经常跟哥哥玩,还有其他小朋友玩,很会玩踏板车,一只脚在踏板车上,另一只脚就滑 ……" 桂宏正在微信上说儿子小时候的事,试图拉近父子间的距离,但儿子并没给他太多的回应。往往是他发了很多条消息,才收到儿子一个简单的回复。  即便如此,桂宏正还是相信,时间,会让血脉亲情战胜父子分离的生疏感。  2019 年 6 月 29 日,在四川警方的陪同下,桂宏正第二次前往广东。但这一次,小桂还是不愿跟他走。小桂的养父母说,只要把孩子留在广东,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。  " 我有什么条件好提的,这是我自己的孩子,我带我自己的孩子回家有错吗?" 桂宏正急了,他想不通,好不容易找回被拐的儿子却不能带他回家。最后,民警出面,双方才商量达成一致,由养父把小桂送到四川,等小桂适应一些后再离开。  为迎接儿子回家,桂宏正去农贸市场附近租下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屋,一年的房租就是一万多。平时,一家人住在小酒铺的阁楼上,小桂被拐后,他和妻子又有了一个小儿子,现在小桂回来了,他们希望能让小桂更好地融入这个大家庭。  一开始,小桂和养父住在农贸市场附近一家宾馆里,等养父离开后,桂宏正才将小桂接回家里。小桂的养父离开那天,桂宏正将 1 万多元积蓄塞给对方。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现在也说不出这笔钱算是什么意义,但他当时只是一心想着:儿子小桂回来了,就要留在自己身边一起生活了。  刚回家的时候,小桂不怎么说话,桂宏正见小桂的手机旧了,带他去买了一部新手机。但没几天,小桂开始不怎么吃饭,家人担心小桂不习惯四川口味,特意把菜做得清淡一些,但小桂还是不吃。他们只好买了牛奶和零食放到房间。

↑ 桂宏正的小酒铺  找回了被拐的儿子,桂宏正原本想宴请亲友庆祝一下,但被小桂拒绝了。桂宏正还希望小桂和他回趟湖北老家,他想带着儿子去父亲墓前拜祭,并告诉他 " 您的孙子终于找回来了 ",但也被小桂拒绝了 ……  家人都在尝试各种办法希望和这个失散十年的儿子重建感情,但都失败了。桂宏正说,小桂从不叫 " 爸爸、妈妈 ",小桂接回家后,他只见小桂笑过两次,一次是小儿子跟小桂打闹疯玩的时候,另一次是自己回家刚好碰到小桂出门,他问小桂 " 去哪儿 ",小桂冲他笑了一下,说:" 下楼买东西。"  因为儿子的这一笑,桂宏正心里高兴了很久。但,这并不意味着一个 " 幸福故事 " 的开始 ……  ③打不开的隔阂  父子 " 始终无法沟通 "  儿子大喊 " 你害我没家了 ",还微信拉黑他  " 始终无法沟通,跟他说多了,他就不舒服了,脾气暴躁。他可能是觉得我们的出现,打乱了他原本的生活。" ——父亲桂宏正说  " 回家 " 之后,大多数时候,小桂都待在自己的房间玩手机。桂宏正曾尝试关闭家里的网络,但这一举动让小桂很生气,冲着他大喊大叫。桂宏正有时进房间劝小桂不要一直玩手机,对眼睛不好,小桂便用眼睛瞪着他,冲他发脾气 ……  因为儿子不愿面对面交流,桂宏正便给小桂发微信,述说家人对他的爱,以及这些年寻找他的经历,甚至将一些媒体报道发过去,但儿子很少回复他。  " 始终无法沟通,沟通不了,跟他说多了,他就不舒服了,脾气暴躁。" 桂宏正向红星新闻记者无奈地摇头,他曾尝试跟儿子深入交流,但始终 " 无法交流 "。桂宏正也曾找过心理医生,但 " 说了几句话,心理医生就被(小桂)赶出来了 "。医生说小桂还小,现在处于一种不安全的状态里,很敌对。  有一次,很生气的桂宏正踹开了小桂的房门,小桂冲他大喊:" 你害的我没有家了 "。  " 这就是你家啊。" 看到儿子发泄出来的愤怒,桂宏正心里也痛苦。  看到小桂生活得闷闷不乐,家人和亲友开始劝桂宏正,要不把小桂送回广东养父母家里去,至少那边有他熟悉的环境、同学和朋友。但桂宏正不甘心,他去找武胜县教育部门咨询儿子回来上学的事情,教育部门得知他的情况后,明确表示没得问题。但学校找好了,小桂一直不愿去报名。  桂宏正无奈地拨通了小桂养父的电话,让他来看看,如果小桂要回去,就带他回去 …… 过了几天,小桂的养父养母来到四川。  " 我跟他养父说,我也不知道小桂是不是真的愿意回去,你就和他沟通好吧。" 桂宏正说,其实自己心里很舍不得小桂走,他给儿子发微信,说希望他留在这里,或者回湖北老家也可以,但小桂没回应他。后来,小桂从房间里出来,朝他们大吼:" 你们两边我都恨 "。  这一次,小桂没有跟养父母回广东,这让桂宏正一度觉得,儿子可能还是愿意留下来,但他有时会听到小桂在房间里哭。养父母走后,小桂还是成天待在自己的房间里。  桂宏正还是经常给儿子发微信,儿子很少回他,直到后来有一天,他发现自己被小桂拉黑了。  桂宏正现在也不知道儿子为什么拉黑自己,他也没有问儿子," 他可能是觉得我们的出现,打乱了他原本的生活,他本来现在也是处于叛逆期。"  眼看暑假就要结束了,小桂还是不愿意去学校报名。家人和周围的人又劝桂宏正把小桂送回广东去。  " 心里很难受,我一直不愿意送他回去,我这些年找他找得这么辛苦,终于把他找回来,现在又把他送回去,相当于第二次失去了他。" 桂宏正说,但想到小桂还这么小,不读书也不行。  在纠结了多个无眠之夜后,桂宏正最后决定跟自己妥协 ……

↑ 桂宏正的微信收藏里,很多都是关于儿子小桂的  ④再次 " 失去 "  无奈送儿回养父母家  两年来只能通过养父电话联系," 苦闷在心里 "  " 但这件事不是我们的错啊,当年是人贩子拐走了他啊。我们辛辛苦苦找了他这么多年。" 这份苦,只能闷在心里  将 " 回广东 " 的决定告诉儿子时,桂宏正没有从小桂的脸上看到特别的表情:" 说不出来,不是高兴,也不是不高兴。"  2019 年 8 月 29 日,桂宏正亲自把小桂送回广东的养父母身边。飞机上,这对父子几乎没有任何交流,飞机快要降落时,他内心很不舍地说:" 这么远,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过来,才能见面 ……" 他希望儿子能给他一个回应,但是儿子依旧沉默。  桂宏正心里难受,他原本打算在机场将小桂交给其养父后就直接返回,这像是在跟小桂赌气,也像在跟自己赌气。但在机场见到小桂养父后,后者邀他去家里坐坐,他又没有拒绝。面临即将再次 " 失去 " 的儿子,他仍希望有一线回旋的余地,万一儿子中途又回心转意要跟自己回四川呢?  到了小桂养父家后,小桂没跟他们打招呼,径直走进了他曾生活了 10 年的房间,之后再也没有出来。在房间外,桂宏正跟小桂养父签订了一个协议,大致内容是:小桂因为上学原因被送回到广东,什么时候愿意回四川就回四川。待了几个小时后,桂宏正起身准备离开前,他来到小桂的房间,儿子在玩手机,没有看他 ……  他不知道该跟儿子说什么,只好转身离开,去了机场 …… 桂宏正想,在儿子的意识里,是因为自己的突然出现才打破他原本平静的生活,但 " 这件事不是我们的错啊,当年是人贩子拐走了他啊,我们辛辛苦苦找了他这么多年。"  再次 " 失去 " 儿子的这两年里,因微信已被儿子拉黑,桂宏正只能通过给其养父打电话了解儿子近况。但养父那边总是 " 信号不好 ",通电话时养父从不主动让小桂接电话,他也没提这个要求," 有可能他(小桂)根本就不会跟我聊 "。  桂宏正最近一次联系小桂养父还是今年的 7 月 16 日,他给小桂养父发微信:" 大哥,孩子最近好吗?学习考试成绩好吗?" 但对方一直没回复他。他最后只好直接给对方打电话问儿子的近况。

↑ 桂宏正给小桂养父发消息问孩子近况  桂宏正说,妻子曾希望小桂养父发一张儿子近照,但对方以 " 儿子不愿意 " 拒绝了。" 儿子不愿意,他(养父)就没其他办法吗?"  他突然变得有些生气起来," 你说我可不可以去起诉他们(养父母),是他们造成我们这个家庭现在这种情况的。我们现在真的是人财两空,这些年找孩子把钱用了,好不容易找到了,但最后又要把儿子送出去。" 说完,他抬起双手,将泛红的双眼埋进手掌里。  " 苦只能闷在心里,如果将来孩子在那边过得不好,我不可能放过他。" 桂宏正说,儿子被拐前性格开朗,现在儿子性格内向,脾气暴躁,上一次联系儿子养父得知学习成绩下降,这一切,儿子的养父母都有责任。  ⑤无力的失落  害怕周围人问起儿子  希望儿子长大后回来看看 家门一直为他敞开  他很害怕周围的人问起儿子的事情,自己花十年时间找回的儿子,最后又由自己亲自送走,这看起来就像一个 " 笑话 "  开在武胜县城农贸市场的这家小酒铺,还是十年前的样子。曾经,因担心儿子找不到回家的路,即便房租逐年上涨,桂宏正也没打算关掉小酒铺。  找回儿子后,他曾希望儿子去这个为他 " 保留 " 了十年的酒铺看一看,但儿子不愿去。只有一次路过那里,但很快就离开了。

↑ 桂宏正在自家小酒铺  两年前,红星新闻记者第一次采访桂宏正时,他当时在为迎接儿子回家做准备,说话小心翼翼,担心自己的哪句话稍不留意就影响了儿子。如今,谈到儿子时,他总是莫名叹气,抽烟也比以前更凶了,他说希望这样能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。  刚刚做过手术的妻子也劝他想开一些,孩子还小,等长大明白事理就好了。  桂宏正还是喜欢关注寻亲的新闻,经常在朋友圈转发寻亲求助信息。他的微信收藏夹里仍保留着他当年寻找小桂的相关新闻报道,在他制作的寻子海报上,小桂小时候脸蛋圆圆的,红扑扑的 ……  他也很害怕周围的人问起儿子的事情,自己花十年时间找回的儿子,最后又由自己亲自送走,这看起来就像一个 " 笑话 "。桂宏正很羡慕那些找回孩子还能好好沟通交流的家庭,送走儿子后,他想去看儿子,但又怕影响儿子的学习。以前没找到儿子时,他每次出门都满怀期待,如今找回儿子却又被迫失去儿子,心中更多的是一种无力的失落感。  " 他应该是不想见到我们。" 桂宏正说,希望儿子在广东好好读书,长大了能回来看看,家里的大门,一直为他敞开着 ……

朝成夕毁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